一壶天蓝

互攻,话唠,刷屏严重,慎关。间歇性产出。
Φ杂食互攻Φ
星魂本命❀星all,菊耀黯葵,狛日,阴凡吉最,凡是有美少年的都吃❀深爱受受恋狗血毒梗猎奇向,爱吃糖,间歇性抖m越虐越开心❁

开脑洞比活在现实幸福。

虽然我不知道为啥我每次做梦都在飞檐走壁打丧尸。

_(:D)∠)_

在梦里运动真的会发热出汗,我平时都能躺则躺绝对不动的。

今天晚上又去打谁呢(σ′▽‵)′▽‵)σ

受到姐姐王春燕(O)所托,军校三年生王黯(A)经常送艺术类大学的本田樱(O)回家,保护她的安全。

王黯很不受本田家最小的孩子——葵的待见,每次进本田家都会被怼。

直到有一天葵把王黯堵到墙角,踮着脚揪着王黯领子质问:“你是不是喜欢我姐姐?”

被迫低着头看的王黯:“……樱小姐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个Omega。”

本田葵沉默了一会儿眼眶通红,用稚嫩的童声大喊:“我也会分化成Omega的!”

王黯看着跑开的孩童心中有些好笑,却又浮现出几分期待。

军校高年生的机甲训练室:

“我今天不能陪你了,燕子让我送你姐姐去演出。”

钻出驾驶舱抹了把沾在脸上的汗湿长发,王耀对拿着毛巾过来的本田菊说。

“不一般是没有机甲训练的黯君送吗?”将毛巾整个裹在王耀头上,本田菊忍不住低下头亲吻恋人的眉心。

“他现在光顾着照顾你弟弟啦,燕子不放心只能找我帮忙。”

“葵?葵确实最近和黯君关系还可以……以前他们吵得很凶。”

“说不定以后我们两家能联姻呢,明面上那种。”身为AA恋的菊耀两人平时只能以关系好的学长学弟身份相处。

看到恋人温柔的笑颜,本田菊把人抵在墙壁上亲吻抚摸。

王耀刚有些意乱情迷,本田菊就停下了。

“怎么了阿鲁。”

“可是,耀君,王家和本田家的男性从来没有过男O啊。”

“……我有点心疼小黯。”

“……万分抱歉……”





想要拥有朋友的小吉和不会和人相处的最原在一起应该会很有趣……

“那个……朋友之间是要这样相处的吗?”←合宿时被总统扯开被窝钻进来抱着胳膊的小侦探

“如果是朋友的话,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的。”←被阴最扑倒后甚至主动脱起衣服的凡吉

(´ε`;)真有毒啊,脑洞。

这个月没有肝力呢。

情绪不高,不知道该怎么码情节了。

想和人聊脑洞。

不知道为什么一脑补到小吉的四角裤就想笑,身为邪恶总统却一点也不性感,这个配色简直可以说辣眼睛。

最原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配色真的不会惊呆吗

忍不住想要嘲笑以至于被摁在床上还是笑出眼泪什么的。

阴最x总统其实也喜欢的!

想起以前看到那个小粉丝每次见到偶像和偶像握手时都会告白“请嫁给我!”,小粉丝成年后觉得自己以前有点羞耻,再一次和偶像握手时没有告白,偶像却问“这次不向我求婚了吗?”的事……

.._:(´_`」 ∠):_ …不过感觉用不到阴最x总统身上呢。

这俩还是搞事去吧。

交朋友的话“一周的朋友”设定也不错啊。

“反正最原酱也记不清我到底是他朋友还是男朋友。”这样。

脑洞内飙车后就陷入了贤者时间

已经贤者时间一个月了吧

和第二人格们一起生活果然很不容易

吉最阴凡!!!吉最阴凡!!!吉最阴凡!!!

╭(°A°`)╮我,有人能告诉我我这样的该怎么打tag吗……

大概是吉最刚刚交往,阴凡交往很久,彼此都知道对方的第二人格和自己的第二人格也是一对的状况……
非常不要脸的占了tag╭(°A°`)╮

从冰箱翻出几瓶冰镇的芬达回到屋子,最原就看到死皮赖脸缠过来要在自己家里消暑的王马蹲在影碟架旁嘀嘀咕咕。

“想不到最原酱虽然看起来一幅童贞模样,但青少年该有的东西还是有的。”

“什么啊?”疑惑的最原走过去,看见王马手里翻来覆去的看着一张没有标签的盘。

“工口录像。”躲开最原要拿的手,王马蹿到放映机前将碟片塞进去。

“喂!我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东西啊!”虽然是红着脸,但最原内心也是奇怪着自己堆满推理片的架子上怎么会这种录制用的空光碟。

而王马已经好整以暇的窝在沙发上抱着芬达准备看童贞侦探的笑话了。

电视屏幕闪烁了下开始播放了,刚开场就是令人耳红心跳的喘息声。

“呢嘻嘻嘻……”摁住最原起身关机的动作,王马脸上浮现出熟悉的幸灾乐祸笑容。

“嗨呀最原酱,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我没有我不是!”最原震惊的睁大眼瞳。

屏幕上白花花的身体渐渐从处于下方的人脊背上移,展现出了一张熟悉的脸,熟悉的呆毛随着动作起伏晃动着。

刚和最原交往没多久的王马小吉感到自己头上绿意盎然。

“……你……最好给我解释解释……”在屏幕上最原的兴奋脸前,王马脸色发青。

“我……没有……”

随后一声高亢的“最原君”打破了室内的沉寂。

王马顺着最原受到惊吓的视线扭头看见自己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脑内精神世界。

“knock,knock,knock.”

阴最打开房门看到了最原面色惨淡的脸。

“另一个我,我们需要谈一谈。”

“我没想到他会那么对你。”总统摸了摸蹲在身边的凡吉的头发。

“……”凡吉埋着脸,肩头不住颤抖着。

“唉。”总统盘腿坐下,内心忧郁的思考着一会儿怎么和最原交流。

“嗤……”忍不住笑出声,凡吉抬起头眼角带着笑出的眼泪说。

“摄像头,是我背着他装的啦。”

阴凡🚲

https://tieba.baidu.com/p/5095311855?lp=5028&mo_device=1&is_jingpost=0&pn=0&

真是久违了呢,被直接通知删除都来不及改。_(:D)∠)_

除了车铃铛外哪儿哪儿都响的散架自行车……的脚踏板(。)

大概是……一些阴凡的相处模式……

(因为往阴最包里装了窃听器导致阴最安检被拦下没能跟去案件现场的惩罚……)

(在阴最很不爽的时候缠着要为爱鼓掌结果被收拾了的凡吉……)

【吉最】悲伤的侦探小姐和一见钟情的我

♀最原性转
♂王马女装

卡过渡期的非常OOC的脑洞……

警车的鸣笛声和嘈杂的人声混在一起,我抬手遮挡着探照灯扫射来的刺眼光线。

这群警察们,还是像没头苍蝇一样团团转呢。

正想着要不要开个彩珠烟火引点关注什么的,我听见天台门被撞开的声音。

“你跑不掉的,怪盗DICE!”

戴着侦探帽的长发少女气喘吁吁地向我奔跑过来。

我没有想跑啊侦探小姐。

转过身来刚要这么说的我,就看见少女脚一崴,踉跄着跌过来。

充满绅士精神的我先抓到了她的帽子,然后伸开手臂接到扑过来的侦探小姐。

“抓到你了!”

侦探小姐抓着我的格子围巾,金绿色猫眼石一样的眼睛闪烁着光芒,因为剧烈运动而染上绯红的脸颊和微微喘息的嘴唇闯入我的视野。

那一瞬间,心脏不可控制地dokidoki起来。

“呢嘻嘻,可爱的侦探小姐……”

抬手想要将侦探帽反扣回侦探小姐头上的我,抬手的动作过大,忘记了自己正蹲在天台边缘,猛地栽了出去。

“怪盗DICE!”

侦探小姐惊呼出声,手臂探长想要救我。

我张开手指试图牵住她的手,之前攥在掌心的彩珠烟火却碍了事。

突然炸开的彩色烟火唤醒了在楼下搜查的警察们,看见滑落出弧线的白色滑翔翼后大喊着“在那里!”“抓住他!”,混乱一片。

“呢嘻嘻~下次再见咯!”

虽然刚刚栽下去确实吓了我一跳,但怪盗华丽的收场还是完美无缺的!

趁着人们的视线还在漫天的烟花上,我迅速操纵着滑翔翼飞往组织成员等候着另一座大厦楼层中。

随手把宝石抛给成员们,我靠近窗户望向侦探小姐所在的天台。

警察们过去了呢,有个大叔在她旁边。不过侦探小姐好像哭了?

我翻出望远镜试图看的更清楚一点。

“喂。”

“喂喂。”

“老大!!!!”

“呜哇!!!”望远镜视野一黑,好友的呼喊炸的我差点聋了。

“你在看什么?”好友拿着我的望远镜上下换着位置往天台那边看。

“呐。你相信一见钟情吗?”抚摸着胸口感受到仍然急促跃动着的心跳,我小声问。

“……”好友一脸狐疑的看着我,然后冲着我身后的成员们大喊。

“老大要被爱情刺瞎啦!!!”

不知道为什么,后面几次的行动我都没有再见到侦探小姐,失望的我只能主动去找她。

我可能确实被爱情冲昏了头,不然怎么会想到用这种方法接近侦探小姐。

拉扯着短裙,我告诉自己,不要慌,忘记裆下凉飕飕的感觉,专心等侦探小姐放学出来。

是的,我打听到了侦探小姐就在这所高中上学,于是我打着崇拜者的旗号穿着女装来见她了。

为什么我要听了好友们的怂恿给自己定位成女粉丝啊!

在放学人群诧异的眼神中我捂着脸。

透过指缝看见了在校门口左顾右盼的侦探小姐,我蹦跳着朝她挥手。

“这里!!!侦探小姐!!!”

侦探小姐小步跑来,站在我面前拘谨得交握着双手。

“请问……你找我有什么委托……”

“我是侦探小姐的粉丝!”

大喊的我被侦探小姐紧张地伸手捂住了嘴。侦探小姐红着脸把我从人群视线中拉走。

“不,不要喊我侦探小姐啦……”

“那,终衣桑?”我得寸进尺地喊了侦探小姐的名字。

侦探小姐好像不太适应被人这么喊,但是拗不过我的要求,还是点头答应了。

“嘻嘻~我是终衣桑的狂热粉丝哦~终衣桑每次都比笨蛋警察们先找到怪盗的事我都知道!”

“不可以这么说……”侦探小姐立刻出声阻止我,而后又收回视线垂着头。

“那又有什么用呢。没有人会相信我推理出的地点的。”侦探小姐语气低落的说。

“诶?!”撩开侦探小姐长长的刘海,我看见她微红的眼角。

“唔。”侦探小姐手捂着脸,避开了我的视线。

“是出什么事了吗……”伸手拦住侦探小姐,我仰望着她。

侦探小姐捂着脸摇头,但眼泪还是涌了出来。

唉,再坚强的女孩子在受委屈被人安慰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掉下泪来。

“他们说,我不过就是凭借着什么女性的第六感碰巧而已,女孩子就乖乖找找猫咪就好了。”

拥抱着啜泣的侦探小姐,我悄悄亲吻她顺滑的长发。

“没有的哦,终衣桑。这些都是无能的人们在嫉妒你。”

“女孩子也可以成为优秀的侦探。”捧着侦探小姐泪水涟涟的面庞,我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

“我想在怪盗看来,你才是他真正的对手。”

好想亲吻她漂亮的眼睛啊。

我静静拥抱着她。

就这样成为了侦探小姐的好朋友,周末的时候和她一起逛街或者去书店。

“说起来,王马桑是附近的学生吗?以前没见过呢。”

“唔?”吸着芬达的我愣了一下,打着哈哈。“是XX高中的学生啦……”

“XX高中?那不是男校吗?”

“噗。咳咳……”呛到的我赶紧解释“骗你的啦,是收女学生的初中部……”

“我就说嘛,王马桑看起来不想是高中生的样子,果然是初中生的小妹妹。”侦探小姐温柔的说。

“……”才不是嘞。我在心中欲哭无泪。

燥热的夏天并不适合出来逛街,看见热的扯领口兜风的我,侦探小姐提出了一起去游泳的建议。

“去,去游泳吗?”想到将要发生的场面我紧张到口吃了。

“难道王马桑不会游泳吗?”侦探小姐关切的望着我,梳起的高马尾垂在肩旁。

“是,是……终衣桑可以教我吗?”怪盗怎么可能会是旱鸭子啦,在邮轮上偷宝石然后潜海里也不是没有过的经历……

“那好吧。”侦探小姐笑着歪头,眼神有些宠溺的样子。

真可爱啊……

这时的我完全没有想起侦探小姐之前送走丢的小妹妹时也是这样的眼神。

因为侦探小姐不太喜欢人多的场合,所以我们去的是泳池人比较少的时间段。

站在独立更衣室里换泳衣的我,不由自主的开始幻想侦探小姐泳装的模样。

是会穿比基尼吗?纤细的带子缠绕在脖颈边和后背上,可能会是绀色之类比较深的颜色,衬在白皙的肌肤上对比分明……侦探小姐肯定会害羞的耳尖都红了。

说起来平时的侦探小姐穿的太保守了嘛,明明身材很好,欧派也是大小适中一手可握的样子……

啊不好,要起生理反应了……

低下头准备解决一下的我被突然打开的更衣室门吓了一跳,捂着下身惊恐的看着进来的侦探小姐。

“还没好吗,王马桑?……呃。”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还有空可惜她穿的是连体泳衣。

“对不起……”

侦探小姐看着光着上半身的我,后退着关门出去了。

果然,就不该听信组织里那群坑货的建议扮女生接近侦探小姐……

心情沉重的套上荷叶边很厚的泳装上衣,扯了扯裙摆很厚的泳装下裙,我心中默念着自己真是太变态了,走出了更衣室。

侦探小姐也沉默着走在我旁边。

过了一会儿,她小心翼翼的对我说。

“那个,王马桑,如果对自己欧派的尺寸不满意的话,可以尝试吃一些猪蹄之类的丰胸食品的……”

我讨厌猪蹄。

估计是看见我面如死灰,侦探小姐默默的闭嘴转回去了。

这个时间段果然泳池的人不是很多。

我坐在泳池边看着侦探小姐在水里游泳,雪白的长腿在水面的折射下越发纤细。

侦探小姐潜泳过来撑着泳池边缘坐在我身旁,水珠顺着脸颊滴在我手边。

“那边那个人……”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了坐在餐饮区的DICE成员。正在拍照的那个朝我挥了挥手。

“救生员叔叔,就是他们,那些变态!”我搂着侦探小姐的胳膊躲在她身后,对救生高座的人这么说。

拥着我的侦探小姐爱怜地摸了摸我翘起的发梢,告诉我女孩子一定要注意周围,小心被变态缠上。

……

真是不好意思啊侦探小姐,缠上你了。

我觉得自己不可以这样了。虽然凭借外表和“女粉丝”的身份得到了很多福利,并且成为了侦探小姐最好的朋友。

但是“闺蜜”的身份和“恋人”之间实在是走的太偏了。

于是在某一天我穿着常服约侦探小姐去了情侣咖啡厅。

“诶?是要和我约会吗王马桑?”

侦探小姐疑惑的看着我。

“是的。终衣桑被吓到了吗?”

侦探小姐愣了一下,然后语气认真,温柔的笑着对我说。

“我的神经现在已经被王马桑锻炼的很好啦。就算王马桑某天突然和我说自己是男扮女装,也不会被骗到啦。”

“……”

“当然是骗你的啦。”

“……”

“呃……不好笑吗……”侦探小姐看着我面如死灰的样子有些尴尬的小声说。

脑补准的可怕的侦探小姐与单相思的我。

End

【最吉最】正负世界②

阴凡吉最,性格掺杂众多私设。背景设定参考了一些游戏设定。(所以说以我这样智商五十逻辑全无的傻白甜为什么要开这种脑洞啊。_(:з」∠)_我真的圆不回来了。胡乱写写好了(喂))


“对于负面世界……王马君了解多少呢?”对比着之前的犯罪事件的共同点,最原在白板上一些交集处做好标记。

“崇尚暴力的罪恶沼泽,我就是从那个深渊中爬出来的……呢嘻嘻,当然是骗你的~”王马背着手晃悠到最原身边,握着最原握着笔的手将白板上“正面世界”和“负面世界”之间画了个双箭头。

“其实两个世界只是人们的称呼而已,它们也可以被称作是新世界和旧世界。据说是由于某次严重到将世界彻底摧毁成废墟的事件,人们在旧世界上方建立了新世界。”王马踩了踩脚下的地面。“负面世界就在我们脚下。”

“唔……”捂着嘴思考了片刻,最原刚要说什么就被王马开口打断。“正负世界沟通是被禁止的。”
“准确来说我也不太清楚负面世界在哪儿。不过它确实是存在的。”

“既然没有人能够确认它的位置,那又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负面世界的存在呢?”侦探的惯性驱使最原去了解一些更深层面的东西。

“是精神。”手指点了点太阳穴,王马继续解释“就像游戏里的SAN值一样,一旦SAN值过低,角色就会陷入恐慌看见一些不应该被看见的东西。”

“据说有人在被车撞的时候看到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坐在驾驶座上。”

“骗人的吧。”最原直接了当的戳穿王马的谎言,收到一个毫不在意的笑颜。

“不过被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替代真的会是件可怕的事。”食指竖在嘴边,王马表情认真。

“没可能的事,正负世界精神正常的人根本不可能相遇。”从半真半假的话语中提取了自己认为可信的内容,最原再次投入到线索整理中。

“快乐药丸来源于负面世界”这条线索被打了叉。

“潜入进地下社团搜寻线索,最原君你是侦探吗?”摘下伪装成纽扣的微型摄像机递给门口等待着的最原,王马点着收到的报酬。

“不。好奇而已。”取下储存芯片在衣兜里放好,最原望向王马。“辛苦了,王马君。如果你能把快乐原液的来源处告诉我就更好了。”

“太着急了最原君,我们还没熟悉到交换秘密的程度吧。”微笑着摆手,王马小心翼翼的提出请求。

“今天就麻烦最原君,再送我回家了?”

身后不远不近地缀着个最原君,王马走在大道上心情超好。

又一次袭击被最原挡下,王马揪着最原衣摆在他身后探头望向前方昏死过去的人。

最原靠近地上的人,从其身上翻出支空掉的注射器。

望见注射器内残留的粉色液体痕迹,王马怔了一下。

“快乐原液?”

“都已经这么明显了最原君就不用问我了吧?”王马叹了口气。“本来还打算再吊着最原君几天观察观察呢。”

“我对抢你生意没兴趣。”这些天和王马的接触终于有了进展,最原松了口气。

“当然不是害怕最原君抢我挣钱渠道啦,只是……”踮起脚尖凑近最原耳畔,王马小声说“最原君也对连通那个世界的渠道很好奇吧。”

察觉到身边人瞬间沾染上兴奋的神色,王马抱着包心情愉悦的踢着地面上的小石子。

王马很显然知道些什么,最原想了会儿决定说出自己知道的东西来交换些线索。

“你知道,我是报社的记者。”

“嗯嗯。”

“所以我……跟着前辈去过一些离市中心比较近的地方。”最原回想着那天看到的场面。

一群衣衫褴褛的人围绕着建筑残骸转着圈,嘴里哼唱着不知名的小调。就连被砖瓦绊倒鲜血直流都没事人一样爬起来继续跟着前面的人走。

“由于损坏太严重,市中心已经变成连拾荒者都不会去的垃圾场了。”
听到这样诡异的场景描述,王马却并没有露出往常怯弱的姿态,而是随声附和起来。

“你去过那里。”最原肯定的说。
“啊……幸好晚上的时候守卫眼神不太好呢。”算是默认了最原的发言,王马低着头撬开了门锁。

“进来吧最原君。”王马站在只剩下最低两层的公寓楼门口说,“欢迎来这里做客。”


轻快的歌声从街道远处传来,坐在阳台栏杆上的王马随着节奏晃动着小腿。

“你在看什么呢?”搁下笔和资料,走出来放松精神的最原双手环绕着王马的腰试图把人从栏杆上抱下来。虽然是小二层楼,以总统的身手并不会掉下去,最原还是觉得不安心。

“又是狂欢游行哦最原酱!这个月的第三次!”王马欢快的伸着手臂和走过楼下的人群打招呼,有奔放的少女抛了个飞吻。

最原收紧手臂把王马从栏杆上拖下来了。

“呢嘻嘻~”反勾着最原的脖子,王马迅速站稳身形以免坐在地上。
“正面世界的人每天都很快乐呢,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快乐。”

“没什么生活上的烦恼,当然会快乐吧。”

“可是这么快乐的人们,为什么还要吃快乐药丸来寻找快乐呢?”

面对王马闪烁着好奇的星星眼,最原心里想着早就知道了为什么还要问我啊,但还是顺着他的思路延伸:“因为还不够快乐吧。人心的贪婪总是想要得到更多。”

“可是正面世界已经重建好了,各方面的秩序已经恢复,充满了希望。他们为什么还不够快乐。”

“还是说正面世界已经有人开始不快乐了。”轻轻的尾音划过,最原恍惚间觉得窗外的明媚阳光有那么一瞬间阴沉下来。


王马的住处并不打理的井井有条,反而堆满了图纸和资料。

“这些都是根据图书馆中残存的有关于新世界的宣传单和我们所在的地方的地图进行的对比。”

翻阅着资料的最原看到王马背对着自己在抽屉里翻找着什么,似乎是仰头干咽了片消炎药。

“这就是你到处跑的原因?”回想起自己之前寻找打听到快乐药来源却总是扑个空的经历,最原心想这家伙虽然看起来瘦弱,还挺能跑的。

窝在沙发里的王马闻言笑了笑,继续清理身上的擦伤。

“可是据我所知,新世界只存在于那群神棍的空想里。”十指交叠在下颚,最原有些嘲讽的说:“因为对战争后绝望的现状感到痛苦,所以将希望寄托于空想中的新世界。”

“新世界是真的存在的哦。”有些疲倦的王马强打起精神坐直,“只是我们看不见而已。”
“虽然说现在这样废墟一样的环境下因为各种原因每天死掉几个人根本不算什么,但是总是固定在一些地方出现尸体就很奇怪了。”

“你觉得那些东西……是从新世界被丢弃下来的吗?”被倾倒垃圾真的很烦啊,虽然说那里确实是垃圾场一样的存在了。

“至少这证明了我们这里,和新世界是有某种连通渠道的。”食指指向上方,王马仰望着填补的并不平整的天花板。

“说不定我们能偷渡过去呢,最原君。”

tbc.













感觉日狛文里的狛枝大多比较偏向温柔别扭,狛日文里狛枝就很狂气很嘚瑟(……)

日向君倒是一直很温柔很可靠的样子了。ヽミ ´∀`ミノ<